欧佩克、IEA双双下调石油需求前景,油市将何去何从?
2024-06-15 15:13:39

原标题:欧佩克、欧佩IEA双双下调石油需求前景,双双石油油市将何去何从?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吴斌 上海报道

当前,下调需求原油需求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前景去何

当地时间10月12日,油市欧佩克在月度报告中下调了今明两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将何为今年4月以来第四次下调。欧佩具体来看,双双石油欧佩克预计2022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速预期为264万桶/日,下调需求比之前的前景去何预测减少46万桶/日,2022年全球原油需求预计为9967万桶/日;欧佩克还预计2023年全球原油需求增速预期为234万桶/日,油市较此前预期减少36万桶/日,将何2023年全球原油需求预计为10202万桶/日。欧佩

10月13日,双双石油国际能源署(IEA)在月报中也下调了原油需求增速预测。下调需求IEA将今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小幅下调6万桶/日至190万桶/日,对2023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则大幅下调47万桶/日至170万桶/日。IEA现在预计2022年石油需求总量为9960万桶/日,2023年为1.013亿桶/日。

受需求担忧、美元走强以及主要央行持续大力加息的影响,10月12日国际油价跌约2%,连续第三天下跌,徘徊在90美元附近,10月初欧佩克+减产曾推动油价大幅上涨。

另一方面,尽管原油需求增速放缓,但在欧佩克+大力减产支撑油市后,不少观点认为四季度油价或有望重回100美元上方。

石油行业高级经济师朱润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2022年四季度油价重回100美元/桶的情况不能排除,但应该不是可持续的平衡价格。强势美元叠加高油价,意味着产油国从世界财富中攫取了远远高于其实际应该获取的份额,与石油作为现代工业血液的功能和地位不匹配,对世界经济不能起到很好的促进和支持作用,反而是一种抑制和破坏的作用。长此下去,世界经济只能通过衰退来应对强势美元与高油价叠加的不利形势,结果是产油国和进口国双输。

欧佩克+减产或将加速需求下滑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本周警告称,通胀、战争导致的能源和粮食危机以及利率大幅上升的碰撞压力,正在将世界推向衰退的边缘。IMF预计累计占全球总产出三分之一的国家明年可能会陷入萎缩,包括德国和意大利在内的一些欧洲主要经济体明年将陷入技术性衰退,能源价格急升和短缺会对产出造成冲击。

具体来看,IMF预计明年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将放缓至2.7%,低于7月时预估的增长2.9%。此外,IMF维持2022年增长预测在3.2%不变。

需求前景的下降为欧佩克+上周减产提供了理由。当地时间10月5日,欧佩克第45次部长级联合监督委员会会议(JMMC)、欧佩克+第33次部长级会议在奥地利维也纳举行,决定自2022年11月起,欧佩克+将石油总产量日均下调200万桶。

鉴于此前大多数欧佩克成员国的产量远未达到目标,IEA称,实际减产幅度可能在每天100万桶左右,而不是欧佩克+宣布的200万桶/日。欧佩克其他成员国的产能限制意味着,沙特和阿联酋将承担大部分减产。

但需要警惕的是,欧佩克+的减产还可能进一步加剧需求破坏。IEA警告称,减产的影响将加剧高油价和全球经济增长疲软交织的局面,这两种情况都会破坏对石油的长期需求。因此IEA把减产描述成一种让石油生产者和消费者双输的局面,石油买家在短期内要承受更高的价格,石油生产者则面临由此导致的需求疲软。

在IEA看来,全球经济持续恶化,加上欧佩克+减产计划引发的油价上涨,正在减缓全球石油需求,在持续的通胀压力和加息冲击下,油价上涨可能成为本已处于衰退边缘的全球经济的转折点。

高涨的油价已经愈发成为脆弱的全球经济不可承受之重,也让即将面临中考的拜登政府头疼不已。在美国中期选举临近之际,控制汽油价格和通胀已经成为竞选活动的核心议题,可能将决定美国国会的控制权归属。

巨大不确定性笼罩油市

一方面,需求前景蒙阴正打压油价,但另一方面,供应端的不确定性有增无减,动荡的油市将何去何从?

当地时间10月12日,波兰石油管道运营商PERN公司发布声明称,10月11日晚检测到其友谊石油管道西段的两条输油管线中,有一条出现泄漏。而这条管道是世界上最长的输油管道之一,也是向德国输送石油的重要管道。该管道的起点是俄罗斯,北段主要向波兰和德国输送俄罗斯原油,南段主要向匈牙利和斯洛伐克供应原油。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没有迹象显示泄漏是人为破坏造成的,但供应端的脆弱性仍给能源市场敲响了警钟。

IEA警告称,欧佩克+大幅减产之后,在市场极度脆弱的当下,几乎没有额外的供应来源可供弥补缺口,这将使全球油市进一步吃紧。G7和欧盟对俄罗斯的新制裁也可能会进一步收紧全球供应。

欧盟将从今年12月5日起暂停从俄罗斯购买大部分原油,从明年2月5日起,欧盟对俄罗斯石油产品的禁令生效。IEA此前警告称,随着欧盟进口禁令生效,俄罗斯石油产量下降的速度将会加快,到2023年初俄罗斯将有接近200万桶/日的产量关闭,下降约20%。

朱润民对记者分析称,国际局势对油市的影响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对供给端的影响,导致非正常的供给减少甚至中断,会驱动价格上涨,这种情况比较多,比如欧美对俄罗斯石油出口的限制,对伊朗的制裁等等;另一个方面是对需求端的影响,导致需求减少,出现供过于求的状况,会驱动供给端价格下跌,这种情况比较少。

此外,石油价格上限的潜在负面影响也需要警惕。

对此,瑞银大宗商品策略师Dominic Schnider分析称,在欧佩克+已经决定减产的当下,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主导的价格上限计划将可能再减少100万桶原油的日供应量,可能将导致石油价格再次飙升。俄罗斯对价格上限计划的反应可能会进一步收紧市场,让原油价格冲上每桶125美元。

在欧佩克+减产公布后,高盛上调了油价预期,将今年第四季度的布伦特原油价格预期上调10美元至110美元/桶。高盛认为,欧佩克决定11-12月减产非常利好油市。

与此类似的是,摩根大通也表示,能源公司对资本支出的持续投资不足、伊朗石油仍无法进入市场以及欧佩克的减产,都可能使油价在今年第四季度重新飙升至100美元/桶上方。

但鉴于全球经济前景不断恶化,即使接下来油价冲破100美元,可能也难以长期维持。经济衰退担忧下需求疲软,供应端风险也不少,多空力量正激烈博弈,未来哪方可能会占上风?

在朱润民看来,在美元强势阶段,需求端疲软有占上风的内在动力;在美元由强势周期转入弱势周期后,供应端的风险会显得更强。

需要注意的是,处于20年高点附近的美元正持续施压油价。华安证券宏观首席分析师何宁对记者表示,当前美元指数的上行一方面是源于美联储进入快速加息周期,且经济增长前景较欧洲更优,为美元的持续上涨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另一方面,全球局势引发美元的避险需求提升,叠加日本和英国货币政策相对鸽派等因素,共同推动了此轮美元的上行。本轮美元指数的上行是由内外因素共同推动,短期来看,美元指数的上行可能还未结束,甚至有可能会触及2001年120.9的高点。

对于未来而言,多空大战下油价或仍将剧烈波动,巨大不确定性笼罩油市。加拿大皇家银行(RBC)预测,在一切因素趋向积极层面的情况下,布伦特原油价格有望在2023年年中达到115-120美元/桶。在宏观经济疲软但基本面偏有利的情况下,布伦特原油价格2023年年中有望达到90-95美元/桶。但如果全球经济陷入深度衰退并导致需求急剧减少,明年油价可能跌破每桶60美元。

更多内容请下载21财经APP

(作者:新闻中心)